[未滿18禁止閱讀]

最近大家線上看片時,應該開始常常看到由SWAG所產出,台灣有系統的A片自拍類商業影片吧?

揪竟SWAG是以什麼樣的形式來敲開台灣法規對於性產業的諸多限制,一步一步逐漸成為台灣A片的影音產出平台呢? Dr.情趣 情趣博士就來為大家整理網路上的文章資料,解答你的疑問吧!

<源自於對A片的熱愛,整理蒐集各類有關於A片的資訊,造福廣到群眾對於求知的慾望,集合知性與性慾於一身的專欄>

 

 

 

「與偶像零距離」的SWAG成人影音平台,正在將台灣的性產業「去中心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一對一私訊」為名的情色聊天平台SWAG雖然屬於合法邊緣,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撇開社會觀感不談,其實反而形成了新型態的產業,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讓「被控者」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感謝高速網路與智慧型手機之賜,「平台經濟」橫跨影視串流服務、美食外送、交通運輸業,面對發展快速的新商業模式,除了美食外送、交通運輸外,「成人偶像自拍平台」亦受惠於高速網路與畫質的平台經濟。

例如主打「與偶像零距離」的成人影像平台SWAG,最近就逐漸從口耳相傳的秘密,透過各家YouTuber的宣傳逐漸走上檯面。不過和叫車或外送的App相比,在SWAG中無論是提供平台服務的業者、上傳影片的成人偶像或付費收看的使用者,似乎都不存在平台經濟新商業模式中近期最為人詬病的「假承攬真僱傭」,業者、成人偶像、使用者三方面各取所需的一片詳和,是否為情色經濟開了另一扇窗?

其實台灣人對影音App應該不陌生,對平台上的「色情」也時有耳聞,例如現已「洗白」為清新多元節目與歌手養成平台的17直播,其實在2015年甫上架時,就因為直播主播出色情影片,導致業者遭警方約談,App更是在七天內火速被下架。而同樣是黃立成所創立的SWAG,最初其實是打著「一對一私訊」的名義,而其更為封閉的軟體環境,最後打出「亞洲最大成人私聊平台」的招牌,直接以情色內容吸引消費者。

在平台上,除了免費內容之外,使用者也可以付費換點數來「解鎖」各樣平台直播主拍攝的情色內容,其中有些直播主甚至設計活動,讓「刷禮物」到特定金額的粉絲,可以進行真實世界的「一對一互動」,而這些互動的紀錄影片,也常會再放上平台成為收費內容。

 

有趣的是,雖然SWAG觀眾和直播主的互動有如「付費發生性行為」,但由於刷禮物和直接付費之間隔了一層,加上直播主以「一對一聊天」名義提供影片,從法規角度來看不達成「公然」和「散布」的條件;而在實際一對一的部分,由於是粉絲刷禮物給直播主後,另外由直播主約出共餐或其他深度交流,在法律邊緣免除了「交易」的責任。

在這種看似合法的環境下,加上許多自媒體加以包裝「好賺」的形象,也讓SWAG平台上的直播主和用戶越來越多,尺度也越來越開放,但被台灣社會風氣深埋在底層的性產業透過網路平台逐漸蓬勃,究竟是好是壞呢?

某方面而言,色情直播平台打破了性產業「傳統勢力」的控制

其實性產業並非今天才有,台灣從古至今性工作的參與者也不曾少過,差別多只是有否在媒體見光。然而講到情色經濟,便不得不先提鄰國日本,從PTT問卦「日本經濟有差到這麼多女人甘願去拍AV?」中可以看到,很多人覺得「國家經濟越差、越多人從事性產業」這個命題顯然有誤。根據經濟學人的公開資料,2017年的世界GDP排名前五名為美國、中國、日本、德國、印度,日本經濟顯然是亞洲民主國家內最好的,而德國的性產業合法範圍最廣,涵蓋娼、嫖、中介,在德國賣淫必須要納稅、繳納社會保險。

性產業為世上最古老的行業之一,由日本和德國的例子看來,可見經濟太差還撐不太起來這行業,而背後的關鍵,反而是資源夠充足的國家,反而可以對性產業進行規範和保護從業人員,相較起來,在比較貧窮的國家性工作者同樣多,但他們更有可能遭遇人蛇、黑道等勢力的傷害。

再把焦點轉回台灣,若撇除經濟因素,台灣人是否能視性產業或情色產業為正當職業選項?或者說「為了興趣」從事情色產業可能嗎?

AP_1004140306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在平台經濟如此火熱的當下,台灣「合法範圍」內的情色產業如酒店、性感寫真、情色一對一私聊等,對照主流媒體在社會新聞報導中一貫以「第三世界窺奇」視角來勾引讀者好奇心的做法,在自媒體當道的今天,自拍影片上傳平台並獲利的成人偶像們,某方面而言其實是悄然將鏡頭詮釋權從傳統媒體拉回自己身上,加上粉絲經濟的加持,不只意淫變得客製化,透過「抖內(donate,提供財物)」還能獲得共餐或發生性關係的機會,反而是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原本的「被控者」甚至可以轉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SWAG上的影片也是「用戶產製內容」,只是「情色」帶給它不一樣的眼光

所謂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是指平台上的內容為使用者自行登入、產製,並非平台端創作或編輯,例如大家熟知的部落格。而SWAG這樣的平台,就屬於自拍情色影片與粉絲經濟的混種,但本質其實也非什麼新鮮事。事實上,自製寫真集和上傳自拍性愛影片早已不是新鮮事,在SWAG之外,從早期的無名小站到PTT、Dcard等討論平台或Twitter、Snapchat等管制較少的社群媒體,其實都有這種所謂「素人」的色情內容。

有趣的是,雖然參與的人十分分散,但因為平台的凝聚力,卻也讓台灣逐漸形成了新型態的色情產業。

以寫真平台JVID為例,部分寫真偶像的人物設定常挪用日本AV常見的素人感,好比「小隻馬」、「音樂系」、「現役女大生」等等……在約定成俗的色情關鍵字下,這些情色影音平台裡人氣高的成人偶像似乎也逐漸長出了「在地市場」,加上粉絲樂於為偶像消費,甚至尋求成為性愛片主角的機會,平台「素人」們除了影片尺度大外,也不斷營造性感、大膽並且享受性愛的形象,好像無時無刻渴望性,藉以營造出「成人偶像」的形象。

不僅如此,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筆者在觀賞這些影片時,除了火辣鏡頭外,更驚訝的是畫面裡的偶像們似乎真心熱愛這份工作,甚至為此另外聘僱人員,某方面而言成為了真正的「老闆」,在這些分散的點中,新型態的產業也在逐漸成形。

swag_fp

截圖自SWAG官網

反思:把情色影音平台的人看作網紅,為何要笑陪酒的人?

在合法和健康的範圍內,筆者衷心為島內情色產業發展蓬勃感到開心,以SWAG成人偶像的例子,似乎真的有群年輕人享受自拍、色情、性愛並從中獲利,撇開傳統道德觀,他們時間自由、熱愛工作、造福粉絲、平台賺錢,而Twitter底下留言都是正面評價,例如「好性感」、「好想跟你做愛」等,網路酸民總愛貶抑女性賣肉的慣例,在這些直播主的周圍,幾乎看不見。

但如同「酒店小姐都有家人生重病」的都市傳說,解讀性產業和情色產業時,許多人常用「『犧牲』色相」解讀從業者的勞動過程,彷彿以色侍人者,必定有所苦,在這樣的巨大的道德觀下,「經濟需求」便成為情色產業汙名化的緩衝區。不過,在成人偶像的包裝下,以色侍人者成為了「女神」,登上性幻想排名的順位,對照其他性產業或情色產業從業者承受的有色目光,大眾對公娼阿姨或陪酒女郎就沒這麼友善。

但願情色平台成人偶像,真如他們在鏡頭前悉心經營的性感形象,至少當有人指稱這行吃的都是「青春飯」的同時,他們能說自己真的熱愛工作,如果真能享受性愛又能賺錢,那是多麼完美?

有了愛就沒有戰爭,在這樣的UGC平台上,一片平和的男神、女神和粉絲,在衝突不斷的新數位平台領域,反而成為了「烏托邦」的實踐之地。

資料來源: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8442
其它觀點

台灣第一的情趣用品網站DRQQ 情趣用品自慰肛交口交按摩棒跳蛋飛機杯潤滑液保險套情趣內衣SM道具A片跳蛋高潮潮吹自慰R20 唯一推薦Dr.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