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同志驕傲月-那個缺少情趣用品的年代

這個十月還過不到一半,接連著碰上中秋和國慶兩個連假,大概很多人都抓準機會返鄉(或被返鄉)了一趟吧(笑)?出身或長住在鄉下地方的同志朋友們或多或少都有和我類似的感觸:平日裡的家鄉根本是同志的約炮荒漠,到了連假日好不容易多了許多新鮮的面孔,十個卻又有九個都是返鄉住在家裡、沒地方也不方便約上床。

即使是這樣,生活在這個對「性」的觀念逐漸開放、手機軟體一應俱全又各種情趣用品在網路上動動手指就隨手可得的世代,還是要比過去來得幸福多了;甚至可能很多正在看著這些文字的年輕同志們都無法想像那個沒有交友軟體、只能在夜裡的公園認識對象,網路才正要普及、對性的態度更是保守,更別提有什麼像是飛機杯、真人翻模假屌這類情趣用品的那個年代。

我還記得自己學生時代的那些個連假日,坐在家裡吃著冰或喝著飲料,盯著電視上一齣又一齣用來消磨時光卻又勾不起興趣的綜藝節目發呆;對於一個正值青春期、賀爾蒙躁動不已的同志男孩來說,再也沒有什麼比那時的連假鄉村日常更索然無味了,對性的渴望開始萌芽卻又對自我和慾望一知半解,青春正盛卻無處宣洩。
在那個不知情趣用品是何物的年紀,對慾望的宣洩方式多半是透過眼睛和腦袋;時不時就騎上單車去看看隔壁鄰里、繞繞附近幾個村莊,偷瞄那方圓幾十公里中勉強稱得上可口的幾個男性肉體,然後偷偷在腦海中腦動大開地盡情滿足自己對性的幻想。甚至是地方小學裡迷宮花園前那尊性感的大衛雕像或者當地宮廟廣場前那些肌肉線條足以媲美專業健美選手的將軍石像(喂~啊捏母湯!)都能駐足多瞥上兩眼。

還記得我初次對性產生啟蒙,是有一次無意間看到隔壁的鄰家哥哥打著赤膊、穿著阿公牌平口內褲在庭院裡走來走去,隔著那件洗舊了的鬆泛內褲,半透光又被汗水浸溼的布料底下隱約能看見那一根象徵男性雄風的陽具輪廓;搭配上他不算健壯、卻結實又充滿汗水的身體。看著看著,自己的褲檔居然慢慢搭起了帳篷,甚至有一股衝動、想要伸手過去摸一把鄰家哥哥的那一副巨物;不一會才回過神趕緊離開,生怕被鄰里瞧見了、被罵是變態。

即使是到了開始學會打手槍的年紀也慢慢意識到了自己身為同志的真實傾向,但在那個民風純樸的年代,從鄉村成長的我對於自我認同和慾望的探索仍是非常模糊且不易的;儘管對性愈發好奇,也試著想要好好去認識、去遇見和我一樣的同類,卻總不像城市裡的小孩對於新鮮事物與資訊的獲取那樣相對來說要輕易許多。

有一次不經意路過地方上的小書店,看見門口那排用燕尾夾吊在空中的情色雜誌,在整排的女性胴體封面裡隱約看見了一副男性精實健壯的軀體;當下還真是像發現了一塊無人島那樣的興奮。後來的幾天裡總是靜不下來、心裡反覆思考著「該怎麼樣得到那本雜誌?」

 

最後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穿著連帽外套、把帽沿壓低,在附近埋伏等待了一陣子,趁著四下無人的時機、手刀衝入急急忙忙地拿起那本雜誌說「阿姨!我要買這一本!」阿姨還被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露出滿臉問號的表情,之後更是迅速掏出鈔票結帳,包在外套裡生怕被人發現、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

十月是同志驕傲月,這趟返鄉回來總想寫些不一樣的東西,關於與自己相關的同志這個身分、與自我對身體的啟蒙和探索;與「性」這個和同志一樣曾經在社會上是隱晦且避而不談的議題。有時候我會想,倘若在我剛成年的那幾年裡有像現在這樣選擇豐富又多樣的情趣玩具在網上隨手可得,或許我就能更早一點認識到自己對性的偏好、更懂得如何取悅自己的身體,以一種相對安全也更多樣的方式;最重要的是明白「性」從不是一件應該感到羞恥的事。

撰文/So Mi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