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OG IN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你有自己不知道的 #BDSM 體質嗎?

我 #M體質 確診了,這是我學到的事。

by 海蒂羅

啪、啪、啪、啪、啪、啪!

響亮清脆又冷酷的巴掌打在我的屁股瓣上,啪!落在皮膚上的劇痛讓我不由得扭動起尾椎。啪!他每打一次,就將我的屁股往皮開肉綻的邊緣更推一步。啪!我呈現彎曲的香蕉狀,屁股朝上,臉朝地毯。他用手臂牢牢將我釘在他的大腿上,啪!

「不,許,叫。」他說。

那一次,我的屁股瘀青了三個禮拜。     

看著鏡子裡大片紫青的瘀斑,不知怎麼地還挺洋洋得意。

我想,自己大概真的是M。

《格雷的50道陰影》中的霸道總裁,現實生活中真有其人,我們姑且稱他為格雷。

他的身份與生活和小說裡略有雷同。一起吃飯的時候他會事先指定餐廳與座位,會叫車到門口接你,並在車上準備好見面禮。

在餐廳裡,他會先問你想要的;而當服務生上前點餐時,是由「他」點給服務生聽。

上菜後,格雷會用他的刀叉把一定比例的沾醬、蔬菜和肉片整理好,再由他分配給你吃;酒水也會由他先喝過,確定品質ok才滿意地遞上給我。(這讓我感到煞是有面子。)

起初我只覺得他是一個特別在意細節的人,感覺像是他想要把關約會的每個細節,讓一切完美呈現。
直到我們上床前,格雷說:我們必須簽訂保密條約。

哦,你是小有財力沒錯⋯⋯但也沒這麼誇張吧?我沒打算大著肚子賴給你。(跟好萊塢名人上床也是這種感覺嗎?)

「你有心理準備嗎?我是一個Dominant(支配者)。」格雷問。
 

Dominant?男人常這樣說。不過他特地提出來確認⋯⋯這會兒頗有意思。
 

格雷繼續說道,「我有可能會傷害跟我上床的女生,所以保密條款是為了表示你自願。當然,你有喊停的權利。」

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自己是不是M,至少過去扮演M的時候,我都頗能自得其樂。

我們最後沒簽保密協定,因為他說我還沒準備好「他那種SM」。

在我的認知裡,還不就是尋常的掐掐脖子、打打屁股,頂多滴滴蠟、或是鞭我個幾下。

當格雷第一次把我的屁股打得幾乎流血,我就知道自己錯了。

 

不像其他人是打「意思意思的」,虐打不是他的「情趣」,而是他性衝動的必要激發來源。他是打真的。

平時以耍嘴皮子為樂的我,在這過程討了很多打。讓我眼淚都流出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馴服我、讓我聽話、讓我哭、讓我痛,對於像格雷這樣的人來說,是他性癖中最主要的特徵——支配者、虐待狂、權力主人。

BDSMtest.org上顯示,BDSM是各種(通常是色情的)做法或角色扮演的總稱;它是代表三個組成部分的首字母縮寫:

  • BD:束縛與紀律(實施身體約束、訓練、懲罰等)
  • DS:支配與服從(服從、力量交換、服務、謙卑等)
  • SM:施虐與受虐(玩弄痛苦、退化、恐懼等)

通常,其他「異常」性行為也被認為是性虐待的一部分。

BDSM是一項協商一致的活動,尊重每個參與人員的基本權利;這將其與性虐待和家庭虐待分開。

BDSMtest.org網站的測試列出25種主要原型,每個人在每種原型上可展現出0%~100%的傾向。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一點點「這個」和一點點「那個」。

格雷是99.9%的支配者和98%的施虐者。(他說這個測驗很無聊,對他這樣喜好壁壘分明的人來說早就知道了。)

因為他是我第一個在現實生活中認識的hardcore BDSM者,我開始好奇格雷在SM世界裡的天性與角色;而我,又屬於哪一塊?        

我得分最高的傾向是Brat(頑皮死小孩),Brat是一種不聽話的順從者(Submissive),喜歡透過不服從來玩耍、調情。

Brat 需要一個會「好好教訓」他們的支配者,且就算再多教訓也未必能改善他們的不服從行為。

格雷喜歡掌控跟征服,而我喜歡挑戰權威。在這一塊上,我們的意外相遇可以說是天作之合。

透過測驗結果,早先我發現他對小細節的注重,全有了解釋。他不是重視細節而已,他是控制狂。

在BDSM的世界裡分類眾多,一般而言,支配者或稱「主人」喜歡為他們的「被支配者」做決定。小至穿什麼襪子、大至身上要刺主人的名字等等。

順從者對自己身份的自我認知有多種不同,如奴隸/寵物/小孩/娃娃等。

主人不僅是掌控了順從者的心智、身體、生活方式,同時也為順從者的一切負起責任。

主人或許會施以心靈/肉體上的限制與虐待,但一個好的主人,必須以照顧好他的奴隸/寵物/小孩/娃娃為榮。

例如給他們安全的環境生活、為他們做出好的決定、強迫他們做有益的決定(例如戒菸、上大學⋯⋯等等)。

直到現在,我們已不在那個場景,格雷仍會氣定神閒地和我喝茶、關心我的寫作。

前戲不是做愛前的五分鐘,而是從上一次做愛到下一次做愛之間的這段時間。

BDSM式的性愛裡,真正的性行為常常不是最重要的點。他們彷彿延長了整場性遊戲的時間,從床上到每天。

許多夫婦實行著BDSM生活方式,有些家庭也會讓孩子知道。包括很簡單的發號施令、讓被支配者去放洗澡水、去切水果這樣的簡單指令,都能算在BDSM的日常實施中。

順從者也會在服務主人的意念同時感到快樂,在付出和遵守規定之間感到滿足。

(這也難怪當格雷為我決定事情的時候,我很自然而然地喜歡他為我打點的感覺,我相信有的女人會感到不舒服。)

一個支配者如果沒有照顧好奴隸/寵物/小孩/娃娃等,沒有為他們帶來快樂而導致他們離開,那是對支配者極大的恥辱。

反之,若一個被支配者表現不佳,主人可以給予之最嚴厲的懲罰就是將奴隸丟棄、送給別人。

BDSM傾向是固定的嗎?

有些人的傾向相對穩定,有些人則不是。

有一個原型叫做Switch「切換者」,可攻可受、可主導也可順從。

下一篇,我們會講述女神、女體崇拜、渴望被貶低與蹂躪的男性奴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