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同志驕傲月-我該勇敢對家人出櫃嗎?

情趣第一購物中心Dr.情趣|男同志情趣專欄|男男情趣性愛|男男情慾|同志驕傲月-我該勇敢對家人出櫃嗎?

五年前,知名藝人蔡康永在某檔電視節目的訪談中,談到十多年來身為已出櫃同志所面對的各種眼光和責難,難過地流著眼淚說:「我們不是妖怪。」這句話訴說了多少同志朋友長久以來的心聲,一時間身邊也有許多朋友開始談論起有關於應不應該出櫃這個話題。

我和現在這個男友交往了大約一年多,期間就和絕大部分的情侶一樣,充滿許多甜蜜的時刻、給對方的陪伴、彼此間的磨合,當然免不了也會為了生活中的大小事而爭吵。

 

你如果問我在這段關係裡有沒有什麼相較於過去幾段感情來得特別的地方,我想其中一個部分,大概就是在這段關係裡我們都走進了彼此的家庭;是的,我們兩個人都已經對家人出櫃、坦白了自己同志的身分,也在某個程度上得到了彼此家人的認可。

每次我南下花蓮找他的時候都會住在他家,和他的家人吃早午餐、看電影還有周末旅遊,他也會空下幾天陪我回去彰化老家和我的家人一起逛街出遊;我爸爸會在得知他要一起回來的消息後,特地燉了排骨或是多炒一盤螺肉;一向重視私領域和主客關係的他媽媽,在採買家人專屬的室內拖鞋和盥洗用具時也沒忘記我的那一份。

之所以說「特別」大概是因為無論對於我還是他過去的情感經歷,即便是同婚已經通過了的今時今日,要遇上彼此雙方都已經向家人出櫃、彼此的家人現階段也已經接受了的狀況其實真的並不多見;普遍的情況多半是雙方都沒有對家裡出櫃、一方出櫃了而另一方沒有,或是出櫃了卻沒有得到家人的接受。

所以這一年多來,無論我還是他身邊的朋友、甚至是周遭得知我們狀況的還未出櫃或是正在猶豫是否要出櫃的同志朋友們,常常會說「好羨慕你們能夠被家人接受」之類的話;甚至會有人來詢問我們的意見,問我們是不是也建議身邊的同志朋友勇敢去出櫃。

如果我說:「我們其實並不會鼓勵任何人選擇出櫃」呢?

或許這聽起來和我們自己的狀況互相矛盾,但無論是我還是他,我們的確從來不會也不願意鼓勵或左右任何人去作出「出櫃」這個選擇;因為一件事情在旁人所看見的往往只是結果,卻沒有辦法看見這中間的過程、甚至是背後所要付出的那些代價。

我們是幸運的嗎?以現階段來說確實是的,只是這份幸運和羨慕無論對於我還是他,都是曾經花費了十幾年的時間去逐漸換來的。每個已出櫃同志當初走出櫃子的原因都不盡相同,有的是自己所做的選擇、也有的是意外「被」出櫃的;格外幸運的那些個案,可能一出櫃就被家人所接受,可是絕大多數的狀況往往不會是那麼理想。

從我們各自向家人出櫃那天開始,十幾年來我們都經歷過家人的不諒解、憤怒、覺得我們生病了、覺得自己的兒子不應該是同志,聽過各種像是邪靈附身或是黑心食品造成基因改變等等荒謬的說法,甚至試圖希望去透過一些管道「矯正」或勸說我們變回那所謂的「正常人」。

那十幾年裡,我們和我們的家人都經歷過無數個不同的階段和心境轉折,其間並沒有所謂的愈來愈好,或是愈來愈糟,而是時而往前、時而後退的不斷拉扯;可能一陣子進入一種心照不宣、不提就假裝沒這件事的狀態,也可能因為旁人的一句話忽然又讓關係瞬間降至冰點甚至爆發。最糟糕的時候,我曾經因此與家人幾乎決裂,而他的母親也有一段時間因此患上了憂鬱的症狀、必須依靠藥物才能入眠,而這一切都不是旁人所能夠看見的。

但請別誤會了,我們並不是勸你繼續躲在櫃子裡生活,而是想告訴你「是否選擇出櫃」這件事真的只有你自己能夠判斷,無論旁人給了再多意見都不會符合你自身的情況;千萬不要聽信「同志就應該勇敢出櫃」這種冠冕堂皇卻與現實未必相符的話,也不要因為一段熱戀的愛情或是一個人而去一頭熱地貿然出櫃,因為接下來的結果無論是好是壞都只有你自己要概括承擔。

世代間觀念和背景造就的想法落差、每個家庭的開明程度、你的處理方式、自身的職業、家中的排行等等太多可能想得到或想像不到的原因,都可能影響出櫃後的生活,所以請務必謹慎思考、循序漸進的進行,也做好自我的心理建設,哪怕先預設好最糟糕的狀況;也告訴自己可能會是一場長期的課題。

 

每個靈魂都有權利生活在陽光下,都有權利愛與被愛,只是請保護好自己、確認自己有足夠強大的身心靈去面對而不至受傷。

撰文/So Miso

男同志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