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很色就是性愛成癮嗎?怎樣才算性愛成癮

古人有句話說得極好,飽暖思淫慾。
 

我們時而性慾高昂,時而性慾低落。過與不及,皆有失之。

今天要談的就是何謂性愛成癮

有讀者問我,「我很色,我是不是病了?」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指標來判斷:

1. 如何患上性愛成癮?


無分男女,也無分絕對天生或絕對後天。得到性愛成癮症的人,可能因為生活環境、內分泌、壓力、生命中的特定事件、其他心理依賴症的轉移,因此種下了性愛成癮的種子。


例如不看色情片的女人,因為丈夫的鼓吹,開始觀看A片,沒想到自己竟對A片產生了濃厚興趣,變本加厲地不斷觀賞色情片、不斷自慰,想辦法延遲高潮,對於看A片這件事無法自拔。

也有人在毒品勒戒所裡,藉由和女護士上床,自行轉移其對古柯鹼的興趣,(最後勒戒所將古柯鹼與裸體的女護士擺在一塊,病患二話不說就選擇裸女)古柯鹼或許戒是戒了,但卻染上了另一種癮頭——性愛成癮症。


這都顯示性愛成癮就跟任何一種癮頭沒兩樣(毒癮、賭癮、酒癮、煙癮⋯⋯),成因永遠不會只有一項,但需求都是一樣的:大腦在追求多巴胺的獎勵機制。
一次又一次、越來越貪心,追求達到愉悅的閾值越來越高,在癮頭上也就越陷越深。


2. 性慾望產生的頻率


有人說我天天都想做愛,這樣算很色還是成癮?
一般人做愛完後,心裡應該是感到一時半晌的平靜,撐個幾天應該都沒問題。


對於性愛成癮症的患者來說,他們的腦袋卻被性愛這件事控制,性慾望主宰了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性慾時時刻刻都在發生,對於最平凡的人事物,都會直接轉換到「這個人可以幹嗎?」、「這裡可以做愛嗎?」、「要怎麼做?」、「這做起來爽嗎?」⋯⋯等等。


大家看同一張稿紙,可能像一塊綠豆糕,但性癮患者看起來卻像光滑的小腹或是白嫩的屁股。
如此一來,即使是一台公司的影印機都可能讓他興奮不已。

他會成天對人想入非非,幻想某人、幻想同事、幻想主管、幻想外包的清潔婦。
 

這麼頻繁地聯想到性,其實對患者來說是一件非常困擾的事情。

3. 表達的方式——自我強迫性地一直主動


除了有著頻繁的性聯想,他們表達慾望的方式也一定程度地無法自控。會隨時隨地想辦法勾引其產生慾望的對象,即使他明明知道這個行為違反邏輯、違反理性、違反婚姻、違反對伴侶的承諾,他們還是會去勾引。

就好像飛蛾撲火一樣,為了達到性高潮的那一瞬間,他們什麼都可以做,做完之後就想辦法再去得到下一個高潮。


對他們而言,性愛的其他部分都已經變成「工具」了,只是為了達到性高潮而已。他們對性愛是如此地瞻仰、卻又如此地麻木。看似是馬不停蹄地做愛,實際上卻失去自己享受性愛感覺的能力。


4. 付諸行動的模式——衝動


初級的性癮衝動只是滿足自己,例如手淫,不包括他人的參與。


次級性癮衝動則是他們開始誘惑、或是騷擾他人的開始,例如勾引服務生、成為暴露狂、遛鳥俠等等。


第三級性衝動就屬於強迫他人的犯罪行為了。
不過絕大多數的性癮患者都不是強姦犯,他們清楚地知道,只跟對方也有意願的人「搞上」。*

若此時有「能激發性慾且願意跟他做愛」的人出現在面前,性癮症患者沒有辦法拒絕。他們知道自己這樣做會感情砸鍋、會毀了工作、毀了名聲,實在不值得,但臣服當下是他們的唯一選擇。
 

他們無法遏止自己去實踐的衝動,不得不馬上在樓梯間做愛。


 

性癮患者的衝動還包括「想辦法誘使其他人互姦」,好讓自己可以加入這個多P遊戲。

他們會製造假消息,讓另外兩個人以為彼此都對對方有性趣,而一旦別人開始做愛,這時候他就登場了。

就算別人頓悟「啊,這原來是他的計謀」也不在乎,因為他只要這時候可以開始做愛就行了。



 

性愛成癮症患者,在衝動後常常出現懊悔,而這個懊悔累積到了一定的程度,會使他們警覺起來,發現自己並非喜歡偷吃、並非喜歡約砲,而是真的「哪裡怪怪的」;

或是發現自己已經毀掉了很多東西、發現自己得了性病、發現自己在性慾前面如此弱小,導致生活完全失衡。

這個時候,往往是他們開始向外界求援的時候。

4. 最簡單的判斷

綜合以上我們知道,性愛成癮症是一個真正的困擾,精神上與生理上都是。不能與單純的「好色男女」相提並論。


患有性愛成癮症的人,跟患有其他癮症的人一樣,在人際關係上與經濟上都可能造成毀滅性的災難,而且需要尋求專業醫療幫助。

如果你發現自己在色情片、色情聊天室、脫衣舞孃、酒店、嫖妓、約砲等等上頭,已經花掉你太多錢;

或是你的罪惡感越來越龐大,大到壓垮了你向朋友討論性生活的勇氣(因為你實在過於害怕讓別人知道自己居然是這種瘋狂的變態),請去看醫生吧!性愛成癮症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嘗試治療的。

而至於只是普通好色的讀者,你們還是大膽承認自己是色胚這個不爭的事實吧。你不會想要得到性愛成癮症的。

撰文/海蒂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