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約炮後動物傷感?別在床上說愛我

我有個朋友,人長得端端正正、有運動習慣,工作穩定、性格也不錯,在朋友圈中算是人際關係頗受歡迎的一個人;只是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總之認識了十多年來,他的感情世界總是不大順利。更政治正確點說,他的好幾段「感情」若有似無地像是根本還沒穩定下來,甚至連他自己都無法確定算不算真正開始過。

大概是出於個性,他很少和我們幾個朋友談論起那幾段關係裡所發生的事;怎麼開始、怎麼結束又或者中間發生了些什麼。直到一晚他喝得爛醉、絮絮叨叨地一口氣把這些年裡的那幾段插曲交代了個清清楚楚。

總歸來說,其中好幾段關係都各自始於某一夜的約炮和那夜激情當下的甜言蜜語,對方怎麼想已經無從考證,確定的是他在那幾個夜裡一次次地暈船了。

「你也太沒有長進!一次就算了,這麼多次了還學不乖。」朋友們紛紛驚呼。

 

「我怎麼知道,他們每一次表現出的喜歡都那麼真實。」他不甘地回應。

 

「不是啊,約炮時候講的話你也信?還真當是鐵達尼You jump,I jump,你這已經不是暈船了、是直接撞上冰山沉了,都在進水了你沒發現嗎Jack?」

 

「唉唷~我怎麼知道他們都那麼愛說謊。」

聽著好友描述那幾個約炮對象都說了些什麼話讓他暈船成這副模樣,一旁的我覺得既好笑又心疼,都三十多歲人了還像是個剛出新手村、才準備賺點經驗值升級的小萌新,只是我倒不認為他那幾個約炮對象所說過的那些甜言蜜語全是謊言;雖然總聽人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但約炮時那些在床榻上激情的話,或許亦真亦假、被欲望放大,卻也不能完全抹滅其中或許存在著幾分真心實意。

即便那樣的真心就像花火,只綻放在夜裡的一時半刻。

你說他傻嗎?他當然傻,傻在太過較真、傻在不懂得進退分寸,也沒有好好去理解對方所想要的可能和他不一樣。只是約炮不就是這麼回事嗎?儘管你自備一副抗性點好點滿的體質,也永遠無法預料到下一次會遇上什麼浪;一次或幾次的暈船或暈床都是在所難免,只是看你有沒有能耐把自己拉回到現實。

我自己也曾經嚴重暈船(暈床)過。

對方是個小我幾歲的馬來西亞華僑、來到台灣某間大學讀書,從在交友軟體看到他的檔案那一刻起,白白的皮膚、稚氣未脫的臉蛋、陽剛憨傻又帶點天然呆的模樣瞬間就吸引了我。

記得初次見面那天,我們看了場電影、吃了頓晚餐,聊得投機又性格相仿,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眼中逐漸燃起慾望的火光;這一燒,就直接燒上了床。

我們為彼此褪去身上所有衣褲,忘情而享受地從嘴唇一路親吻過對方的脖子、鎖骨、胸膛、腹部和那個男性最私密的地方,隨著彼此的喘息聲愈來愈大、身體抖動的頻率愈來愈明顯,再猛地站起身、用嘴唇貼上去讓對方安靜下來。

一陣前奏之後,他為我抹上潤滑、然後邊凝視著我一面躺上了床,在進行的過程中,隨著每一下衝刺在我耳邊發出夾雜著低吼的喘息聲,我們閉起眼睛和對方親吻、我也不時低下頭淺嚐他胸膛上冒著汗水的敏感地帶;我很喜歡他的手指抓著我後背的力度、也喜歡他凝視著我的那種既慾望又深情的表情。

「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身上的味道,而且我也很喜歡你。」從他把臉頰貼在我耳邊、輕聲說出這句話,我大概就已經知道自己開始暈船了。

那夜之後,我們又碰面了幾次;每一次的最後都滾上了床。記得某次他很可愛地買了一個屌環幫我戴上,嚷著那就像戴在老二上的戒指、要乖乖的不可以去搞上別人而只忠於他,有好一陣子衝著那句話,還真的就只靠左右手或飛機杯那類的情趣玩具來自我解決、不假手他人。

雖然那段暈船經驗到了最後也沒有結局,甚至花了我一些時間去重新調適心態,但其實在後來的日子裡每每不經意回想起那些暈眩在床上的情話,還是會不經意地嘴角上揚。

因為無論有沒有後續,當時的那些快樂和帶給彼此身體的滿足都是無法抹煞又真真實實存在過的,不是只有修成正果才意味著一段關係毫不虛假;性裡可以有愛、卻未必一定得要和愛綑綁在一起。

在那之後的日子裡,只要仍單身、偶而我的生活中也會出現這樣短暫一夜的愛;只一樣,後來的我都會在開始前和對方說:「別在床上說愛我」。其餘的,你想要怎麼來我都奉陪。

撰文/So Miso

後庭玩具/肛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