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同志驕傲月-同志大遊行背後的性解放

情趣第一購物中心Dr.情趣|男同志情趣專欄|男男情趣性愛|男男情慾|同志驕傲月-同志大遊行背後的性解放

每年到了十月裡的某一天,總會有一群人從台灣各地甚至世界各國不約而同地齊聚在台北街頭,無懼寒冷天氣、大方展現自己的身體,或者精心裝扮成各種迷幻奪目的樣子;他們有些會揮舞著彩虹旗或是高舉起各式帶有訴求的標語,共襄盛舉這一年一度關於平等、自由、愛與尊重的「台灣同志大遊行」。

台灣同志大遊行的舉辦規模一年比一年聲勢浩大,參與人數從第一屆時的兩千餘人逐漸增加到了去年的二十萬人,更有愈來愈多的公民團體加入其中表達各自的訴求;這也使得同志大遊行涵蓋了更多的群體、更加多元與包容。

 

每一年,隨著遊行舉辦和新聞媒體的相關報導,或多或少都能讓這個社會對於這些相對少數的群體有了更多去理解和認識的機會,但隨著更多議題的被囊括,使得比較不了解的人產生出一些疑問,甚至有一小部份人總是假藉信仰之名、行仇恨之實,以各種謠言或惡意扭曲去中傷這些少數群體甚至是活動本身。

隨著同婚通過屆滿周年,少數人開始出現一種疑問:「不是已經通過同婚了嗎?為什麼還要繼續遊行呢?」

 

其實回顧起源,同志大遊行準確地來說應該叫做「驕傲遊行」或是「彩虹遊行」,即使其中同志議題是它的主要訴求之一,但遊行本身還包含了性平教育、性別平等、婚姻平權、轉型正義、職場霸凌、同志收養、愛滋汙名化等眾多議題;除了LGBTQIA之外,也為了讓社會看見更多像是皮繩娛虐、主奴調教、變裝皇后、性工作者、身障者、老年族群等各種樣貌的相對性少數。

也有些人會問:「遊行不能穿著正常 點嗎?為什麼一定要裸露或是奇裝異服?」

這是個從根本上就很值得被探討的問題,試想遊行的本質是什麼?訴求的又是什麼?另外又何謂「正常」?
如果訴求平等的方式只能是質疑者的想像、只被允許以特定符合質疑者期待的「乖寶寶」樣貌來表達,對於爭取「落實性別平等」來說本身就是一件諷刺的事。

與現有的體制對抗、爭取更完善包容的對待」不正是這群人走上街頭的原因嗎?如果性別平等只能由符合既有質疑者觀感的形象來表達、只能以質疑者接受的方式來爭取,那這樣的所謂尊重有多麼虛偽?

自同婚通過以後,更有某些特定的團體不斷以「同志大遊行就是在鼓吹性解放」來試圖扭曲及汙名化群體和遊行本身,可有趣的是他們根本就沒有去真正理解過何謂「性解放」。

「解放」的概念始於美國的公民運動,有「使之自由化」與「在生活、政治和社會上消滅階級與壓迫」的意涵,性解放也就是訴求在「性」這個議題上理性啟蒙除魅與爭取平等正義,與他們試圖惡意誤導的「性氾濫」有著天壤之別;性解放從來就不是鼓吹人們對性的放縱和氾濫,而是試圖打破對於性的歧見、標籤和不平等的有色眼光。

請試想在舊時社會裡,如果一位生理男性時常把“性”掛在嘴邊,人們只會覺得他這個人比較輕浮、重慾;但如果一位生理女性這樣做了,卻很可能會被冠上淫蕩、不知檢點等等各種難聽的標籤甚至辱罵。一位生理男性和幾個不同的異性進行性行為叫做花心,反之一位生理女性和幾個異性有性行為卻會被迫升級成與羞恥心有關的程度。

再舉例,如果一個年輕人有所謂性需求也試著想方設法去得到滿足,可能旁人都不會覺得奇怪,但要是一位老年人試著解決自己的性需求,則常常被投以不友善的眼光、甚至是拿來做為嘲笑揶揄的話題;更不用說始終被漠視的身障者對性的需求,以及因為特定團體把傳宗接代當成性的唯一目的而受到傷害的不孕夫妻們。

生育從來不該也不會是性的唯一目的,無論是什麼形式或樣貌的性行為都是對自我身體的一種探索、也可能是取悅自己甚至對方的一種關於愛的表現;性本就該被從舊時社會對性的避忌和汙名裡解放,每個人也本該享有對性需求和性喜好得到滿足的平等權利。

所以如果有人問:同志大遊行的背後意涵是不是包括性解放?

 

當然是,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該為了取悅自己的身體而遭受責難或異樣眼光,性這件美好的事從來不該感到羞恥、也不該被汙名化;每個人對性的需求和偏好都該被尊重、都該從長久以來的不平等中被真正解放。

撰文/So Miso

BDSM調教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