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為什麼要角色扮演?

要做多少準備,才能把角色扮演好?

色員外跟小丫鬟,一定要這麼做作嗎?

說到角色扮演,有些人還真不知道要從何開始起。大家可能會想到性感的道具服和一些肉麻、戲劇化、又令人難以開口的台詞。

例如「皇上~臣妾跟您賠罪」(道歉、要露出乳溝),「下次還敢不敢?」(伸手捏捏乳房);或是「哎呀,OO的爸爸請你不要這樣,身為老師我不可以越線⋯⋯」、「我欣賞妳很久了,妳的屁股讓我想到就硬。」等等。

有些人天生自帶演員天份,進入Cosplay狀態的時候腦袋永遠自動提詞,遇到一樣愛演的對手,兩人立刻沈浸在鹹濕禁忌、卑鄙齷齪的劇情裡。(哦?我沒提過嗎?正是這種下流的情境才讓性愛之所以盡興?)

但遇到木訥的對手時,角色扮演光靠一個人是很難演起來的。

而有些人,從來就沒有試過角色扮演,他們的性生活就是以愛或衝動為基礎的生理交合。想要試試看角色扮演的話,不知道會不會顯得很彆扭呢?

credit: H.F.E & CO

其實角色扮演,每個人都可以很簡單地做到。

而我們早已扮演過了。

 

一開始是愛人,我們扮演了愛人的角色,即使我們未必知道。

扮演那個年輕、自在的「你自己」、「我自己」;

扮演了男朋友、女朋友;

扮演了會騎機車載妳上山下海的帥氣男孩,

扮演了會回眸一笑讓你霧裡看花且越看越美的心上的女孩。

過了一段時間,你們的唇終於貼在對方的另一副唇,你們首次在坦誠相見中狂喜,熾熱的性愛說明一切:你就是我古柯鹼般的癮頭。

你們的牙刷開始放在同一個地方,你們的保險套開始買家庭號,你們⋯⋯過了很久之後,見到對方的次數越來越多,某些東西卻越來越少。

從「我自己」,變成「我們」;從帶有完美性感色彩的男朋友、女朋友,變成見證彼此缺點、狼狽地在對方面前流汗做家事的那個人。因為愛,它包容了所有,使這一切正常地運轉著,即使有些地方已經掉色。例如:逐漸乏味的性愛

性愛之所以變得乏味,是因為我們把彼此看得太清楚了。

彼此之間的邊界消失,生活與性生活的界線也消失。

因為無話不談,能談的都談得差不多,太過了解彼此的一分一毫,反而讓那些之所以讓性愛很刺激的古怪念頭變得難以在對方面前演出。

失去了展現自己性感的動力,失去了無所顧忌、無關面子、可以羞恥、可以放蕩、可以變態、可以任性愛的想像拓展為無限值的自己。

我們感到尷尬,因為我們沒辦法跟心理上讓我們感到如此安全熟悉的人與這些性齷齪念頭連結。

床上的自己,越來越像床下的自己。我們用一樣的衣服上床,也用同一套衣服上床

多數人出軌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們得以再度扮演那個——不是平淡乏味生活中、與伴侶幾乎像家人一樣生活的自己。他們在小三、小王的眼睛裡,重新看見了受人渴望追捧的自己,也自我陶醉在這股被渴望的驕傲感、優越感裡。

credit: Dainis Graveris

你我都是「哈拉猛男」、「性感寶貝」

然而,很多情侶夫婦並不符合這套劇本,性關係緊密穩固且活躍的長期伴侶,通常有幾個明顯的特質:他們幽默、彈性、保持平衡。

一切看起來是如此輕鬆,但其中外人看不見的關鍵是溝通

 

舉個例子來說,海蒂有朋友非常狂,他們家裡的地下室就是SM Playroom,掛著各式各樣性愛道具,投入的程度讓人覺得很用心(走進去也有點毛骨悚然)。

最有趣的是,妻子跟丈夫說好,她在受虐方面的極限就是到某個程度,超過這個程度的話,「你就去找別人吧!」

像他們這樣的伴侶關係就是很好的例子(當然不是叫大家角色扮演就要搞SM)

1. 他們承認自己異變、野蠻的需要。

2. 將日常的自己與性生活的自己區隔開來。

3. 在屬於性愛的時間裡,願意投入劇情,改變角色。就算羞恥、突兀或不合常理都無所謂。

4. 出了Playroom、下了床,世界仍然風和日麗、他們仍是風光明媚的那一對「正常」夫妻。
 

說到底,就是溝通與輕鬆。因為溝通才讓一切變得可能,因為懂得輕鬆,才能說出根本有違常理的、很肉麻、很變態的角色扮演台詞。

能幽自己一默或調侃伴侶一番的人,在性愛中多半就是這樣順著流走,輕鬆簡單地,該笑就笑,該扮傻就扮傻、上了戲就演個透徹。

credit: Austrian National Library

如果讀者也想嘗試角色扮演的話,只需要放開自己的「尺度」、「形象」,暫時把自己與頭腦分開,讓原始本能 (Primal Instinct) 掌舵,你就能打蛇隨棍上,在床上和伴侶任意編出一套劇情(完全不需要事先寫劇本)、打造一個情境,並好好享受那個Fantasy裡面的性愛。

毋須擔心自己和伴侶是否看起來太可笑,畢竟,你的人生就是一個笑話。誰不喜歡笑話呢?

撰文/海蒂羅

BDSM道具

    情趣內衣📕兩件8折